兴庆宫遇雨

  下午4点多到兴庆公园,准备拍几张照片,还没进去多久,就下小雨了,赶快回家5点到家,这个公园逛的神速。
  拍到的这两个孩子的塑像,想象一下他们在想什么呢?也许也在感受这细雨的点点滴滴吧:)

IBM 小主机

  昨天去二手市场出内存的时候,掏了一台成色还可以的IBM P3小主机,体积小、噪音小,放在角落当文件共享、BT、FTP服务器。把一些电影、音乐、软件、参考资料可以放上去,给本本减负。影音之类的东西就直接在线看啦,用本本的无线连也看的很流畅:)

为大黑IBM T43换上2G内存

  最近DDR2内存比较便宜,网购了两条1G的PNY的DDR2 667的内存,给IBM T43换上,老条子出掉。PNY的笔记本内存和IBM T43的兼容还不错,以前我加的就是512M的PNY内存。
  IBM T43只能支持到DDR2 533,自动降频使用。IBM T43的内存条位置是后盖内存安装板下一条,前面键盘下面是机器自带的一条。同时换两条的话,得在机器背面拆下4个键盘螺丝,即可降键盘取下,看到内存进行更换。我这台IBM T43的原配内存是三星的,背面贴着IBM的序列号。
  更换后的测试情况是稳定性没有问题,但是从1G升级到2G与512M升级到1G的性能提升是远远不能比的,在批量处理大的图形图像这类吃内存的应用中有一定提升,普通日常应用中感觉不明显。查看了一下IBM T43在Vista下的分级值,仍然是和在1G内存下的“2”一样。

和太阳一起下班:)

  最近连续几天都是阴沉的天气,今天下班的时候,看到天空眼前一亮,向南远望,还可以清晰的看到秦岭。又是6路公交车,又是随身带的卡片机,一路上拍了几张,其中有火烧云,第一次拍到。快到家的时候天就差不多黑了,今天和太阳一起下班,送我了梦幻般变化的云彩:)

给LinkStation HD-120LAN动手术

  这个白色的东东是我年初买的Buffalo LinkStation HD-120LAN网络硬盘,通过改机,可以独立下载BT、提供Web、Ftp服务等。不知道因为家里断电等原因,多少次意外关机,到现在用原厂的复位修复都不行了。虽然在质保期内,可以发到厂家维修,但觉得太麻烦了,决定自己动手搞定。不过也是有风险的,自己拆了人家就不给保修啦。
  拆机后将硬盘取出,装在PC上用KNOPPIX Live CD(Linux)启动,给硬盘重新分区,加载原厂的系统。其实和换一块硬盘的操作流程差不多了,最后还是搞定了。Linux命令行下面还是有点晕菜:)
  另外,KNOPPIX Live CD虽然只是一张光盘上运行的Linux,感觉还不错。

莫做小白兔

  今晚,很偶然的打开电视央视的《赢在中国》,马云说了一段话,只讲理念没有结果是不行的,这样的人他称为小白兔,很心疼,但是还是要杀。
  思之良久,受教许多。网上查了一下他说的“小白兔”:
  在阿里巴巴公司的平时考核中,业绩很好,价值观特别差,也就是,每年销售可以卖得特别高,但是他根本不讲究团队精神,不讲究质量服务。这些人被叫做“野狗”,杀!毫不手软,杀掉他。因为,这些人会对团队造成伤害是非常大的。当然,对那些价值观很好:人特别热情,特别善良,特别友好,但就是业绩永远好不起来,也就是被称之为“小白兔”的人,也要杀。毕竟是公司,不是救济中心。不过,“小白兔”在离开公司三个月后,还是有机会再进阿里巴巴,只要他能把业绩搞上,而“野狗”就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
玄奘灵塔所在——大唐护国兴教寺

  来西安旅游的人,可能都去过大雁塔,但不一定知道兴教寺。兴教寺是唐代樊川八大寺院之首,是著名高僧玄奘法师的长眠之地。
  公元664年即唐麟德元年,玄奘于长安玉华宫圆寂,葬于白鹿原。因与大明宫遥遥相对,唐高宗李治每每临朝遥望白鹿原,触目伤情,时动悲思。公元669年(总章二年),高宗下诏,以隆重的仪式和宏大的场面,将玄奘遗骨迁葬于长安城南樊川杜曲东南的少陵原畔,并为此修建了“大唐护国兴教寺”,也就是现在的兴教寺。

相关知识
------------------
兴 教 寺 三 塔

  西安城南四十里的少陵原半原上,有一座中外闻名的古寺,名叫兴教寺。兴教寺正殿以东的东跨院名叫“藏经院”,内建有藏经楼。西跨院名叫“慈恩塔院”,院内古柏桃李间,耸立着三座舍利古塔,中间的那座最高的五层塔,就是玄奘法师的葬骨塔,西边的小砖塔是玄奘弟子窥基的舍利塔,东边的小砖塔是玄奘又一个弟子圆测的舍利塔。人们说玄奘就是《西游记》中的唐僧,那么,陪葬的两位弟子窥基和圆测,谁是孙悟空、谁是猪八戒呢?人们猜测、推论、争执不休。

  传说,当年玄奘法师从西天取经回到长安,带回来很多很多的经卷,于是,他就在城里的大慈恩寺里潜心翻译,后来,又修筑了一座孤标高耸的大雁塔,来存放经卷。玄奘摈弃僧俗往来应酬,把自己锁在大慈恩寺的译经楼中,没黑没明地伏案译经。他译了一卷又一卷,眼睛花了,握笔的指头上磨出了厚厚的茧子,腰弯了,背也有些驼了,但没有翻译的经卷还有很多很多卷!他心里有些急了: “这样下去,何年何月才能译完经呢?!”再加上,这时圣旨下来,太宗皇帝让他写一本记叙西行取经见闻和经过的书籍——《大唐西域记》,要撰写书籍,译经的速度就更慢了!他有心在大慈恩寺的僧众中挑选几位好学有志之人,教会他们梵文,帮助自己译经,就是在自己圆寂之后,也能把译经的事业继承下去。他试着挑了几个年轻的和尚,向他们传授梵文。不知是由于当时当小和尚的人文化水平低,还是由于其它什么原因,这些小和尚一听玄奘讲梵文就打瞌睡,一丁点儿也学不进去!玄奘只好打发走这些“榆木疙瘩”,另想办法。

  一日,愁肠百结的玄奘信步走出大慈恩寺,在曲江岸上踯躅徘徊。忽然看见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在水边舞剑,只见这少年剑法精熟,英姿飒爽,玄奘心中不由得一动: “如果能将此儿收为徒弟,教给他五天竺梵语,那么帮助和继承我译经的人才便有了!”这时,那少年已练罢了剑,正准备离开,玄奘连忙追上前去拦住他,。问了他的姓名和家世,并向他提出了一些经史子集,天文地理方面的问题,他都能对答如流。

  原来这少年名叫尉迟洪道,是大唐开国元勋鄂国公尉迟敬德的亲侄子,京兆长安人。玄奘对他很满意,决心要收他为徒。

  玄奘说干就干,当天就拜访了尉迟洪道之父---左金吾将军开国公尉迟宗,向他说明了自己要收他爱子洪道为衣钵弟子的来意。尉迟宗本想让爱子洪道习武,好袭自己开国公之爵位,但又觉得玄奘法师是太宗皇帝所敬重的大和尚,又去西天取过经, 自己的爱子做他的衣钵弟子,也是件极其光彩的事,只是不知儿子是不是这个材料,于是说“犬子心性顽劣、凶悍,可能不堪造就,有负大师美意。”玄奘诚恳地说: “公子的气度非凡,是个奇才,如学佛法,定有成就”。于是,尉迟宗将军很愉快地答应了玄奘的请求。

  父亲虽然答应了,儿子却不愿意出家为僧。任凭其父母磨破嘴皮,也不愿意!玄奘知道后,三番五次地上门劝说尉迟洪道,告诉他做一名学问僧的重要性,翻译经卷是千秋万代之伟业,还把自己奉旨撰写的《大唐西域记》拿出来给他看 尉迟洪道为玄奘的惜才精神所感动,终于答应拜玄奘为师。

  唐太宗听说此事,觉得是件美事,便降旨正式宣布尉迟拱道为玄奘的衣钵弟子,赐法名窥基。从此,窥基便从玄奘在大慈恩寺学习五天竺梵语。窥基聪慧,学得又快又好,玄奘十分满意。窥基也极爱戴师傅,时时处处保护师傅的安全。恰恰这时,市井上流传起唐僧西天取经的传奇,里边有一个护师取经的猴王孙悟空武艺高强,甚是了得,于是,人们便把跟随玄奘寸步不离韵窥基称做“猴王孙悟空”。

  这天夜里,玄奘正在给窥基讲解新翻译出来的“唯识论》结尾部分,窥基突然发现窗外一条黑影一闪,心里大惊: “有刺客!必是来加害师傅的!”他“嗖”地一声拔出挂在柱上的宝剑,就要跃出门去——玄奘在后边喝道: “窥基,休得开杀戒!”窥基应声“遵师命”便仗剑追了出去。不一会儿,便押着“刺客”进来。玄奘抬头一看,见“刺客”是一个年轻的和尚,述有些面熟,仿佛在哪里见过,使命令窥基放开他,请他坐下叙语。

  谁知那“刺客和尚”非但不坐,反而卟嗵一声给玄奘跪下了,连说“徒儿愿意招供,徒儿愿意招供!”玄奘扶他坐下,请他慢慢叙说。

  原来,这位年轻和尚法名圆测,是朝鲜新罗王的孙子,从小笃信佛教,三岁出家,十五岁时便成了大和尚。后来,乘遣唐使船来到长安,被唐太宗亲自剃度为僧, 住在京城长安的西明市。他既精通五天竺梵语, 又熟习汉语,不但翻译了大,小乘佛教经论, 还写了许多经论和古今章疏,在长安佛教界颇有一点小名声哩。 他敬仰玄奘法师,尤其想学玄奘法师的唯识宗,但又怕玄奘不收他这个徒弟,于是,便用银钱买通了大慈恩寺的守门僧,每天偷偷地来到讲经阁的窗外,偷听玄奘给窥基传授的唯识论。他热蒸现卖,偷听回去后便立即把听来的东西编撰成论章,这样一直偷听编写下来,他便通晓了整个唯识论。昨天夜里,他听玄奘讲完了唯识论的主体部分,今天拂晓,他便在西明市撞钟,召集全体僧众坐在讲经台前,由他自己给大家宣讲唯识论,满座僧众无不惊异佩服。今天夜里,他最后一次前来偷听,不料被人发现“拿获”!他请求玄奘法师饶恕自己的唐突无礼,并收自己为弟子,说着又跪倒在地。

  玄奘赶忙扶起他,连说不敢,因为圆测虽然年轻,但学问渊博,又是太宗皇帝亲封的京城西明寺主持僧, 自己怎能妄自尊大地做人家的师傅呢!

  站在一边的窥基见这个圆测有夺自己衣钵弟子位置的“野心”,而师傅玄奘不但不责备他的无礼偷听,还有把唯识论全盘授与他的意思,心里像打翻了醋瓶子似的,甚不是味儿,为了阻止师傅向他讲授唯识论,窥基便请圆测讲解唯识论,以便趁他讲错时羞辱他。

  谁知这圆测毫不迟疑、一邀便讲——他正想借此机会,在玄奘法师面前验证自己的偷学的成绩哩!圆测滔滔不绝地讲着,玄奘听着,不住地微微点头表示称赞。窥基听着,听着,不由得脸面发起烧来:他做梦也不会想到,圆测这个偷听学习者,并不比自己这个当面受教者学得差,可能还在自己之上哩!他不由得佩服起圆测的学习精神来。圆测讲完,请求玄奘当面指正,玄奘诚心诚意地夸赞了圆测一番之后,不但指出了圆测的不足,还把整个唯识论全部教授给他。三人讲经论疏,连天已大亮还不知道哩!

  窥基从此更加勤奋地学习,不但继承玄奘衣钵,成为唯识宗大师,还精通五天竺国梵语,成为玄奘译经的得力助手。玄奘圆寂后,他便继承师志,在大慈恩寺中继续译经,直到死在译经院的书案旁。人们为表彰他译经不辍的功绩,把他陪葬在樊川少陵原畔的玄奘法师葬骨塔旁,也起一塔,叫做窥基塔。后来,圆测在洛阳佛授记寺译讲新华严经时圆寂,临坐化时,嘱咐徒弟将自己的骨殖归葬玄奘法师塔之测,以尽弟子之礼。因当时圆测已是著名高僧,因此在他圆寂后,在龙门香山葬一部分骨殖,上面筑起一座白塔,另一部分骨殖依他的遗嘱归葬于玄奘法师塔之东侧,亦起砖塔一座,叫做圆测塔。

  传说,当年唐肃宗曾赐玄奘塔塔额为“兴教”,塔上有象镜子一样光亮圆形佛光,众人以为是弥勒佛显圣,便在塔旁兴建起庞大的寺院,名叫兴教寺。兴教寺三塔下埋葬着玄奘,窥基,圆测三位高僧的骨殖;兴教寺藏经楼上珍藏着三位高僧所译的众多经卷,兴教寺周围的群众中广泛流传着玄奘收将门之子为徒、以及窥基,圆测潜心学习等等有趣的传说。